Learn More
孤独,是一种境界。天才都是孤独的,尤以诗人为最。李白是孤独者,只能寄情于酒: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”苏东坡亦然,唱道:“我欲乘风归去,惟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”屈原早就说过: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举世皆醉我独醒。”例之以外国,拜伦、雪莱、惠特曼,
当今的诗坛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:目迷五色。这大概是鼓励创作、百花齐放的功德,值得人们大声叫好。确乎如此,各式各样的诗:自由诗、新格律、民歌、散文诗、古典诗,长长短短、林林总总,传统与现代纷呈,长歌与短调齐鸣,热闹非凡。但与此同时,人们,尤其是诗人们也在感叹诗歌的衰落,诗没人读,诗陷入小圈子自我欣赏,诗刊难办,发行量锐
800余万字精装三巨册的《山西大典》(山西省史志研究院编,中华书局2001年版)在这春光明媚的季节终于面世了。这是山西地方史志编纂史上的重要收获,是山西文化出版事业的幸事。捧读这本沉甸甸的著述。我作为该书的特约编审之一为之不胜欣慰。而且感触万端。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