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arn More
江对岸的风水宝地 南岸马鞍山位于上新街与龙门浩之间,因正好骑在江岸和南山间的小山峦上,形似马鞍而得名。若非要赋予它某种性格,那便是不走寻常路。遥想当年,南山之下满是冷清,它却众星捧月、热闹非凡;
“一架飞机成空军”的误会 说起广阳坝,众所周知,抗日战争时期,这里曾是拼死保卫重庆的中国空军第四大队驻地。如今仍可见往昔机场的痕迹,不过笔直的跑道已成为岛上人们过往的通道,两旁杂草丛生,很难想起当年飞机驰骋的雄姿;隐藏在山坡里的巨大油库犹如地下城堡,也已芜绝人世;唯有两层楼高有双层大门的发电站、一排排整齐划一的通透长兵营、西洋风格的花园……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繁华。
与《把牢底坐穿》这首耳熟能详的诗相比,我们对何敬平的名字要陌生得多。这位被称为“铁窗诗人”的革命者,身陷歌乐山渣滓洞黑狱,面对着国民党特务的丑恶行径,毅然决然地写下了这首享誉一世的诗篇,表达出不屈不饶的战斗决心。为了追求和平与正义,何敬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虽然他的人生只有短短的31年,但他的诗和故事至今还在被后人传唱。
在四面山麓的江津柏林镇双凤原始森林中,暗藏着一座占地两万多平方米的神秘庄园。它规模宏大、设计精巧,格局竟与紫禁城相似;它绘彩描金,雕梁画柱,处处透出逼人的贵气。它缘何敢华表撑天,随处见龙?它为何机关密布,暗道丛生?它建于何时,又由谁督建?它的主人是谁?修建它的庞大资金从何而来……—个接—个的谜团,等待着人们去解开。
  • 1